科学家证实海洋酸化危及大堡礁
时间:2017-12-07

  科学家证实海洋酸化危及大堡礁 - News - Science Net

  任何试图在醋中溶解粉笔的人都知道,海洋酸化是海水吸收大气中二氧化碳的结果,对珊瑚状钙质生物来说是一件坏事。但是,海洋酸化在许多珊瑚的病理中起多大的作用呢?一项新的研究借鉴了人们在饭后经常做的事情:添加钙来抵消酸度,分离海洋酸化对珊瑚礁健康的影响。

  在这个星球的任何近海地区,珊瑚礁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以前的全球研究表明,主要的珊瑚礁系统钙化更慢,这一举措旨在建立他们的石骨头。其中一项研究显示,澳大利亚沿海大堡礁的增长率在过去的30年里下降了40%。

  但是,这个结果有很多因素。前工业时代以来,温暖的海水,污染和固体径流,以及全球海水pH下降0.1个单位。

  为了理清海洋酸化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德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Rebecca Albright领导的科学家着手将海洋化学恢复到大堡礁南部树礁的前工业化时代的水平系统。

  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在珊瑚礁的泻湖中添加了一种钠抗酸剂溶液,逆转了海洋酸化。在碱处理之后,他们监测从泻湖流出的水的化学状态。

  通过比较海水的碱度和添加的氢氧化钠的量,研究人员可以准确测量珊瑚礁在测试过程中如何钙化,因为过程本身影响海水pH值。考虑到由混合物引起的溶液损失,研究人员在泻湖中添加了一种色素来测量色素的流出。

  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人类改变海洋的pH值已经降低了自工业化前期以来珊瑚礁钙化的能力达12%。奥尔布赖特的研究小组在一份新闻稿中说,这项研究提供了新的现场证据,表明在珊瑚礁生长过程中,由于海洋酸化而发生的变化已经悄然发生。研究人员在最近一期“自然”杂志上报道了这一发现。

  美国佛罗里达州珊瑚山市迈阿密大学的生物海洋学家克里斯·兰登(Chris Langdon)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他认为这项显着的研究帮助我们确定了海洋酸化的影响可以从多大程度上分离出来。

  海洋酸化不仅危害珊瑚礁,而且影响那些带壳的生物,如蛤蜊和被称为海蝶的梳海蜇。为了帮助扭转海洋酸化造成的全球性破坏,一些研究人员提出通过向全球海洋倾倒大量的碱性溶液来扩大树木和礁石的尺度。然而,负责监督这项新研究的卡内基地球化学家卡尔代拉(Ken Caldeira)指出,这种方法是不可行的。

  只是为了保持海洋,并弥补持续的二氧化碳吸收。卡尔代拉说,你需要添加超过200亿吨的石灰石到海洋。这不是不可能的,但这是一个巨大的事业。同时,为了抵消已经发生的海洋酸化,您需要添加超过1万亿吨溶解石灰石。这不是不可能的,但不太可能。

  他说,保护珊瑚礁的最好办法就是像下水道一样停止对大气的处理,把二氧化碳倒入空气中,改变气候,酸化海洋。

  大堡礁是世界上最大,最长的珊瑚礁。它位于南半球,穿过大洋洲东北部的海岸。从托雷斯海峡到北回归线的北部和南部,大堡礁延伸至2011公里,最宽处达161公里。有2900个大小的珊瑚岛,自然景观非常特殊。大堡礁南端最远离海岸241公里,靠近北端,最靠近海岸只有16公里。退潮时,部分珊瑚礁浮出水面,形成珊瑚岛。有1500种鱼类,4000多种软体动物,242种鸟类,具有独特的科学研究条件。还有一些濒危动物,如儒艮和绿海龟。 (赵西喜)

  中国科学通报(2016-03-02第二版国际)

  阅读更多信息

  科学报告(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