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书里有那些关于破军的经典句子
时间:2019-10-25

  在沧月写的《镜》系列小说和《羽》里面有哪些关于破军和云焕的经典句子,诗也可以……比如说上面写的(在900年后,破军苏醒…………)之类的都可以...

  在沧月写的《镜》系列小说和《羽》里面有哪些关于破军和云焕的经典句子,诗也可以 ……比如说上面写的(在900年后,破军苏醒…………)之类的都可以

  云焕 语录 对了,你的剑法,还是我师父那时候教了你三日的那套么?练习得一点都不得法啊···剑法不是一味地越快越好,游走不定,静止万端,那才是正道。你回去多想想,免得将来在我剑下走不过十招。叶赛尔,你为什么又要当霍都部的族长呢?那都是我们各自的选择。 师父放心,徒儿一定谨记你的教诲,为天下人拔剑诛灭邪魔,平定四方,让云荒不再有变乱动荡,让百姓好好休养生息。 师父,您什么也不用担心。’云焕看着她声音冷定如同岩石,“有我在。这场战争无论谁胜谁负,都无法波及到您。” “否则,与其他日要对您拔剑,还不如请师父现在就杀了云焕!”“····”空桑女剑圣猛然愣了一下,手指顿住,神色复杂地看着一身戎装的弟子,轻轻冷笑了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 “也许是。”云焕感觉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勉强俯下身去,想捡起地下跌落的光剑,薄唇边露出一丝笑,“毕竟···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怕的。” “师父···我没做错···我是冰族人,我必须为帝国而战···我们需要这片土地···不然,如果空桑人赢了,就会把我们族人全杀光——就像七千年前,星尊帝把我们冰族当做贱民逐出云荒一样···” 桑剑圣交到冰族手上···您叫我要为天下苍生拔剑——可我们冰族也是苍生啊···您给予我一切,而现在却反悔了?” 弄脏了这座古墓···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了。” 除了师父外,我并不承认师门中其他任何关系。我们注定要成为对头,但至少不要在这里把剑——我不想在师父面前和你动手。她说过不希望看到同门相残,我不会逆了她的意思,但我也决不是个束手就死的人。” 口口声声什么苍生,你们这群死人知道什么!——你们知道帝都是如何局面?我若退一步,全族皆死,还谈什么怜悯苍生!谁又来顾惜我们的死活了?我只是不想被淹死!用尽全力只能保全性命,你还要我去想挣扎的方向对不对?” 云焕: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师傅,这一生衷情付诸于你,你若相记,便足矣。革旅萧萧 大漠黄沙几时扬长风不住谁堪舞剑伤人依旧 情何忘 只叹此宿命向天问 徒欺妄 犹记朝朝 古墓事事难销枉少年孤身重返伊人旁迦楼起 耗星亮 只为此情丧韶华存 今生诺 转头凉念白:一生戎马争天下,仗剑倾世凭一刹。世人只道破军凉,不知衷情谁牵挂。旧纸笔纵 字字矶杼诉衷肠奈何事事更迭俱都亡覆沧流 湮苍生 痴情为谁狂月若霜 破军光 一生尽沧桑硝烟已逝 封印金芒泪轻淌欣然恩怨终得离人谅纵** 归麾下 不及此情长愿来世 相偕往愿来世 相偕往 无疑,在这时师徒复杂而微妙的情感上,沧月描写得精彩异常。让人身临其境。剑圣慕湮,在云焕幼时教其剑技、温暖其心的美丽女子,如神一般,纯善、至美。举手投足散发可以融化所有阴暗和罪恶的光辉,而云焕这个帝国少将在师父面前也逐渐远离了残酷,卸下冷漠的伪装,表现出他交织性格中善的一面,这种善中有可爱,甚至还有羞涩。古墓中弥漫的浓浓温存,应该让每一个人都会心一笑。“涣儿,我希望你自由、矫健、快乐。”“你的剑要为天下人而拔。”慕湮的每个字,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在温暖着云焕。云焕深深爱着他的师父,这份爱沧月笔下很深沉,深沉得让人窒息。隐秘,隐秘得连云焕自己也不要相信。唯有叹息,叹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又忍不住要问,云焕不可以去爱吗?白缨可以为了苏摩从白塔一跃而下,苏摩也可以不去顾及自己千年的使命为了白缨种下血咒......在小说中这种凄美的情节不正是因为让人醉心而热卖的吗?但好象又不能,真岚、苏摩他们站在两大势力的顶端,有着超越凡人的力量,或多或少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事。白——贵族的少女,在从白塔一跃之前,她也似乎有时间来积累勇气和幻想。云焕只是一颗棋子,没有任何理由让他去爱。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何时能再见,纯白如羽的华裳 还有那素净如莲的脸庞 风沙漫夜幕,月光沁石墓 叹朝朝暮暮,长生惹谁慕 愿在君身旁,挥剑带落红棘花 把酒对天唱,飞舞纵黄沙 长河落日艳,映逝去荒颜 大漠升孤烟,魂随风湮灭 我只能奢望,陪君看血色残阳 只能够幻想,白衣袂飞扬 君给的希望,如萨朗鹰般翱翔 难追难到达,在梦中徜徉“师父,您·您终于来了我知道您是来救我的···对不对?我等了您太久。”破军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光彩,那一刻,他的眼色清澈如少年。“我知道,和八岁时候一样,您一定会来救我的···就算所有人都弃我于黑暗,您也一定会来。我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很久。”他喃喃自语,脸上竟然带着某种腼腆的表情,仿佛鼓足了勇气,终于轻声开口:“您···您不知道,我有多么爱您呵。”垂死之人深深吻着空桑女剑圣的手指,任自己的血涌出惨白的血,他颤栗地喃喃:我非常爱您···师父。非常非常爱您。”“请记住我。在下一个轮回里,我一定还会等着你的到来···希望那个时候,我能来得更早一些。这样,这样···我,就可以陪伴您更长的时间。”“而这一世,我来得太晚。”他喃喃,“太晚。”我的少将啊``````````````````````````````````````````` 动漫协会——晴天娃娃 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