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传播的“初心”与创新的“土壤”
时间:2017-12-07

  彭:“早心”传播与创新“土壤” - 新闻 - 科学网

  如今,千变万化的变化令我们目不暇接,无论被动还是被动。工作,生活,新事物,新词,新的小玩意不断涌现。我们也似乎每天都在改变,每一刻的创新。

  同时,在这块培育全民族活力和创造力的土地脚下,我们每天都要面对伪科学淹没和迷信跳水的事实。这也使得停止思考一个习惯:我们生活的时代可能不像想象的那样体面。同时,从新文化运动出发,上个世纪未解决的问题,人民群众的文化身份,科学民主的两大现代潮流的根源,仍然在于解决这些命题。

  伪科学和迷信文化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是不争的事实。很多人也可能有类似的经历: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体等社交圈里,风水,八卦,梦幻,充满伪科学内容的各种鸡汤都是徒劳的,超越了歌唱的界限,低俗的感觉。面对混杂混杂的信息骚扰和挑衅的价值观,许多人忍无可忍,忍受不住,不得不拉扯黑人或与圈子分道扬many。

  作为一名科学传播者,我们试图以连续报道的方式来剖析这个社会问题。但是,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讨论似乎对这个无处不在的暗流有很大的影响。传统文化的渣滓和习俗具有强烈的历史惰性,不包括与科学并行的其他世界,包括宗教信仰。

  好奇心和探索是人类的天性。正是这种性质迫使人类预测未来,甚至衡量和衡量未来。也许是人们心中最深的一个恐惧,就是未来不可能卷入其中,但这是为了促进迷信,伪科学的无止境的土壤,科学越发展,迷信的可能性就越大。

  迷信是消除人类文化基因的一个非常困难的因素。一直以来,迷信文化中的庸俗化和乡村意愿表现成为不安全的温床。它在某种程度上和我们目前对权衡科学研究成果和兴趣,甚至解构科学的态度一样粗俗。这种对公众层面的庸俗投射恰恰在于公民的整体素质,特别是缺乏科学素养。

  普遍公民的科学是创新的土壤,创新的树和创新的结果依赖于它。一年来,科学普及名义上与科技创新水平相当。在国家层面,科学普及具有重点,为推动社会发展提供了新的引擎。

  科技创新与科普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紧张关系。一直以来,这两个并不构成鸟类均衡运动的翅膀,两轮车的轻重,有一个起伏。这种关系也类似于科学与文化之间的紧张关系。

  在当今世界,科学可以被看作是区分任何一种独特文化的全球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发展中,一方面强调科学文化的独特性和牵引力,另一方面需要重新引入我国传统文化的身体,这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张力的交织进化的过程。

  科学在当前的普及中国的重要性日益上升也许是这一演变的重要阶段。特别是在当前创新主导国家的需求下,以科普为主导的科研紧跟形势呈现出无能的状态,丰满已经成为必然趋势。

  二

  社会发展需要科技不断创新,技术创新也需要通过与公众进行各种形式的对话来实现营养,动力和方向。科学研究需要公开成果,与公众分享和探索,创造经验。现在和将来,需要更有效的行动来应对国家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不同需要,需求牵引是过去科学技术革命的一个显着特征,需求刺激的科技创新是不仅是科技与社会共振的必然节奏,也是科学普及的必然结果。

  作为现代科学的一种新形式,不言而喻,科学传播在提高公民科学素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科学传播可能成为决策者的工具,是科学家的手段,也是新闻工作者的规范性活动,这对公众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对未来呢?

  过去,这可能意味着低头,冷机器和不可理喻的信息。如今,互联网驱动的社交媒体,自媒体等在线交流工具已经大大推翻了传统的僵化信息共享模式。这意味着科学交流正在从交流发展到互动。

  这个知识共享的过程将变得更加开放和透明。在这个框架下,非政府职位和非科学社区职位的声音被放大,社区的声音得到加强。公众甚至是许多科普人士也参与传播和影响决策权,从无声的观众到积极的干预,知识的分层交换将转化为持续的知识共享模式。

  更重要的是,科学传播促进文化塑造的功能将得到充分的开放。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利益而没有共同的价值追求,所以爱国主义和权力是必不可少的,而这条路线是违背原则的。功利主义文化与混沌的价值取向可以借助科学传播所促进的科学文化来纠正和改变。

  科学传播的受益者应该是全体公民。因此,如何保证从利益出发的初步意图仍然是一个需要付诸实践的挑战。

  其中不仅要制止科学新闻的普遍疏忽和夸大,而且要避免科学家为了金融竞争的需要而粉饰自己的作品。同时,要通过全新的手段来传播科学。无论是记者还是科学家,学习讲故事仍然是一个持续的,往往是新的技能要求,而另一个持续的挑战就是在易于使用的过程中掌握不属于科学的技能的极好平衡知识分享妥协的准确性。

  在可预见的未来,科学传播的模式仍将是由政府主导的媒体,出版社,媒体组织和普通大众科学家主导的社会事业。作为科学传播的主要载体,媒体和媒体都将以全新的格局发挥作用。其中还有一些变数会影响通讯的未来发展。我们将同时面对同样的情况:

  首先是媒体行业的低迷,新闻是一个企业,也是一个越来越差的企业,这个低迷和行业的震荡调整,科学传播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另一个是新形式的传播组织的出现和成熟。记者和研究人员这样的非政府职位和财团不仅是科学界的职位,在未来的科学传播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他们传播更加可以理解和实践的科学,同时提供必要的社会责任感。

  不要说点什么,那么事情就不要谏。虽然事情还没有,但潜力是不可能的。创新技术给了今天广泛的多样性,在这样的情况下,科学的新的一年已经到来了吗?

  三

  人类的实践证明,创新正是植根于民间土壤。

  在日常情况下,在黑暗中技术上偏执的人无处不在。他们充满创造力,千方百计不屈不挠的生活,想方设法应对逆境,在日常生活必需品中,米饭总是能够有机会获得自由,别出心裁地保持多年的平静。他们中的许多人相当聪明,耐力强,渴望财富,将他们的奇思妙想,发明创新变成为技术产品的社区服务。

  如果市民社会是一个创新的土壤,那么公众是土壤形成的母体材料,他们的科学素养决定了土壤的质地。榛子不要被去掉,那么兰屿减色。活化土壤,赋予它更有利于质地的成长,需要公民教育和文化塑造的长期应用,也需要科学教育和科学传播的共同努力。

  创新的土壤,孕育出创新的食物。科学的传播恰恰是振兴地球滋养万物的地球之手。

  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科学技术进步,不仅是建立在一些机构和大学的努力之上的,而且也是建立在更多,更小的企业的创造性上的。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这是基于双轨制的。在创新型国家建设集聚区不仅是受8100万科技工作者的推动,也是广大国民的广泛参与,激发了智慧和创造力的发挥。

  华为总裁任正伟在参加2016年三届科学技术大会时说,我们有13亿人做好了,拼到一起就是伟大的祖国。这是一个民族企业家,科技先锋的真相透露和美好祝愿。把国家需求细化为个人能够达到的小目标是管理国家的主要目标之一。试想一下,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致力于实现个人的梦想,并尽其所能,使他认为是有道理的。那么对于一个民族或民族来说,把一个大梦想变成一个大现实的梦想也将会改变。

  我们经常用温情和爱的感情来形容人性,让人性的美成为永恒。如果我们把这种致力于创新和交流的感觉,明天让我们担心的不是春天吗?

  “中国科学”(2017-01-01第一版)